被老夫人的胡搅蛮缠闹得头晕,贾赫气愤说:“你的陪房赖婆子两个儿子赖大和赖升两兄弟在宁荣二府贪墨众多,足有二十万两银子,还偷了御赐之物。

   另外,他们在外面借着我们宁荣二府的名头,欺压百姓,豪取强夺,也价值二三十万两。上上下下,这么多,母亲还不觉得儿子不应该处理赖婆子吗?母亲觉得这是贾家,还是赖家?

   这些年母亲被赖婆子欺骗,儿子查明真相,母亲还不相信。既然母亲不相信,反正我已经报官了,就让官府调查吧。至于母亲,你想要荣国府老夫人的尊荣,就老老实实待着,否则荣国府倒了,那你就只能吃糠咽菜了。”

   贾老夫人傻眼了,仍旧不敢相信,像是魔怔了一样,非要见赖婆子。

   赖婆子是她的陪嫁,这么多年做了很多事情,都是赖婆子经手的。与其说不相信赖婆子贪污,更加害怕她做的那些事情传出去。

   于是贾老夫人想出去,想把那些事情抹平了。如果抹不平,那就让那些人闭嘴!

   死人是无法开口说话的!

   贾赫见老夫人仍旧如此大闹,直接在外开了药,熬了给贾老夫人喝了。

   喝了之后,贾老夫人只能躺在床上,昏睡着。

   贾赫做完这些,跪在地上给母亲磕头。

   不孝就不孝吧,以后再好好孝顺。

   且说在白天贾赫和贾敬押送罪仆去京城县衙报案,这一路上被人围观。

   甜美美少女秋季银杏树林烂漫笑容写真图片

   在顺兴茶楼上,一个包厢里,坐着一个老人家和两个年轻人。

   太上皇看到贾赫和贾敬的做派,目瞪口呆,“林海,这就是你说的好戏?”

   皇上兴致勃勃,看向贾敬贾赫,“呵呵,朕早就知道这两个狗东西装糊涂、装疯卖傻。现在荣宁二府快要保不住了,也不装疯卖傻,也不出家了。”

   这些话,皇帝能说,但白宜修不能说。

   太上皇看到贾赫和贾敬就想到了前太子,那是他手把手教导的孩子,感情深厚。

   只是皇权这东西,最是让人迷醉。

   太子和皇子们逐渐大了,都想得到他的皇位。可他自己还没坐够呢,当然不愿意让出去。

   因此,他就看着下面的儿子们争斗,他以为可以控制局面,但却低估太子皇子以及他们背后势力的能力,也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于是就出现了自相残杀的结果。

   太上皇眼睛微红,白宜修低头,不敢看。

   皇帝也发觉了,心情沉重,但他性格很直,说话也直,“父皇,你想二哥了?”

   太上皇没有反驳,点了点头,“我想你二哥,也想你大哥,七弟。他们各个都很优秀,只是,哎,不说了,朕错了太多。”

   皇帝居然很耿直的点了点头,“既然父皇知道错了,那就不能一错再错。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毕竟你再把儿臣逼死了,剩下的那些皇子里面已经没有拿得出手的了。”

   一句话,堵得太上皇想暴走打人。

   太上皇瞪着皇帝,没好气说:“你不说话,能憋死你啊?朕错了,朕自己能说,你不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