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扬道:“不可能的,雷鬼院长和大长老这个时候不可能出来为我作保。我说句不好听的,他们应该巴不得这事无法收场,让我下不来台。最好我从此以后被驱逐出星域,如此一来,原始学院以后也得看他们的脸色做人。有我在,他们也是不太能安稳的。”

侯建飞道:“这倒不见得吧,毕竟裁决所的威胁还在。如果你不在了,他们确定自己扛得住吗?”陈扬微微一笑,道:“您要是不信我的话,您可以去找找他们试试看,一找,就知道态度了。”侯建飞道:“我是想着,你去找,应该比我找的效果要好。他们看到你服软,还是很开心的。”陈扬道:“这个事情,我会想办法处理,但去他们那里碰灰,我是断断不去的。”

侯建飞见陈扬如此坚定,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

别过陈扬之后,他还真就给雷鬼和沧海岚分别致电了。

先是给雷鬼打的电话,他婉转的说了自己的想法和来意。雷鬼听后沉默许久,之后问道:“建飞,你现在说话方便吧?”侯建飞道:“很方便!”雷鬼语重心长的道:“不是我不愿意站出来帮宗寒,而是你想过没有,华院长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呢?如果宗寒真的是心怀叵测,咱们现在帮他,岂不是在做民族的千古罪人?这个问题,你想过没有?”

侯建飞呆住。

他想了想,道:“他是我的徒弟,我选择相信他。”雷鬼道:“不成熟啊,你也年纪不小了,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怎能感情用事?你以为他对你什么都不隐瞒吗?当初他得了祖神宝藏,可告诉你了?”

侯建飞也说不出话来了。

他心里有些迷茫,老实说,他觉得自己也没那么了解陈扬。

这个电话无疾而终。

之后,也没再给沧海岚打电话,心里已然清楚,打了也是白打。

大自然小清新

这一夜,侯建飞也在深思陈扬的身份。

从前,大家都没往转世这方面想,但谁又不觉得陈扬的修为以及所创造出来的东西太过恐怖了呢?这样一个人,如何能够接受他仅仅只是天才呢?

如今,所有的人都有一种感觉。

一种豁然开朗,原来如此的感觉。

原来不是自己太差,而是这家伙是转世而来的,怪不得啊怪不得!

一晃一个星期过去了。

这一个星期里,陈扬就一直待在别院里。

他在别院里能听到来自外界震耳欲聋的叫嚣声……什么让宗寒滚出来给大家交代。让宗寒这个域外恶魔伏法,让宗寒这个恶魔滚出原始学院,滚出永恒星域等等。

学院里已经无法上课,学生们纠集民众在街上游行,在学校里游行。

轰轰烈烈,沸反盈天!

这个情况,已经非常危险。

不仅仅是外人怀疑,便是陈扬的手下中,有怀疑的也不在少数。

师北落和明知夏急的团团转,明慧,天奴同样也焦急。明慧对陈扬绝对忠心,天奴的忠诚度居然和明慧不相上下,这是让陈扬颇为意外的。倒是头陀渊,首尾不定。他并非不忠诚,而是心中也有疑虑。

至于那渊飞和剑霜,则是不必多说了,绝对不会对陈扬有什么怀疑的。

陈扬始终没有见任何人,包括明知夏和师北落他也不见。

仿佛外界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一般。

然而,外界的战火正在蔓延,正在熊熊燃烧,要将他吞噬。

这一日,在激烈的舆论和游行中,惊雷事件终于迎来了转机,

那就是,来自裁决所的秘密视频再次流了出来。

一共两段视频,第一段视频是华天荒与众高层开完会后,走出会议室的视频。

第二段视频却是那帮高层里私下的谈话。

其中就有烈寒与玄方的谈话。

烈寒说道:“华老前辈果真高招啊!”玄方哈哈一笑,道:“那可不是,这一次,定然叫宗寒这魔星万劫不复。”烈寒道:“我真是佩服华老前辈啊!居然把那几十年前虚无缥缈的事情都卷了进来,并且串联起来。”

玄方道:“要怪就怪这魔星太过咄咄逼人,等魔星被驱逐出去后,我们再反攻审判院。到时候,一一进行清算,让雷鬼那帮叛逆不得好死。这一次,所有参与进攻咱们的人,到时候都不能放过。”

烈寒又感担忧,道:“你说,天下人会相信吗?”

玄方道:“天下人?哼,都是一帮蠢材。他们自己资质平庸,早就看不得宗寒如此猖狂了。如今给他们一个借口,说宗寒并不是真的天才,而是转世之人,他们怎么可能不信。”

视频到此戛然而止……

这两段视频串联一起之后,再次在网上掀起了滔天巨浪。

诸多民众心中升腾出一种被愚弄的愤怒。

当然,这并不是一边倒的。

还是有很多人觉得陈扬就是转世之人。

但,已经开始有很多人转而愤怒指责裁决所愚弄天下人了。

任何大事件的发生,最怕的不是有争议,而是一边倒。

一边倒就是墙倒众人推。

而发生转折,争议之后,便有了可操作的空间。

这个时候,陈扬也终于发出了一段视频。

视频里,他容颜憔悴,似乎疲惫不堪。

但他还是故作坚强的笑了笑。

这是一段独白。

在阁楼偏暗的空间里……陈扬语音沙哑,道:“过去的这一个星期里,是我人生最漫长和最煎熬的一段日子。本来,是不打算说什么的,但想想,走之前还是和大家道个别吧。华老前辈是我很尊敬的人,我没想到会面临他这样的指控。他说我是什么陈扬转世?这句话有科学依据吗?如何转世?人死了怎么转世?这样荒诞无稽的话,我原本以为不会有人信的,但我错了。还有,华老前辈所说的玄河空间是在星域之外领悟的,那么大家可以看看两千年前阳教授所写的星域旅行史第三十六篇吧。里面就详细的写了玄河空间的存在,这种东西,星域里本就是有的。所以,我创造了混元世界,破解了玄河空间,这很不可思议吗?是不是,年轻人取得了大的成就,就是一种原罪。老前辈就可以随意污蔑,按上一个罪名,然后将他打落九幽冥狱,永世不得超生。年轻人,是不是就该本本分分,熬岁月,熬资历,熬上个数千年,侥幸活着,再来出名?”

“如果,我要颠覆永恒族,我会将裁决所斩尽杀绝。我会将审判院占为己有,大家相信我,我有这个本事。但是,我没有。我如今退出了审判院,就是不想与自己的老师,还有雷鬼院长发生争执。我反抗裁决所,是因为裁决所一向高高在上,视天下生灵如蝼蚁。我本想保持原始学院,裁决所,审判院的三足格局,如此一来,大家都有顾忌。在发生争执的时候,就可以多听取民意。难道什么都由裁决所来一言堂,这是大家想看到的吗?我不想裁决所独大,不想审判院独大,也不想原始学院……独大。这难道……错了?”

“大家的诉求,我看到了。有部分朋友要我死,对不起,这我无法满足。毕竟,人只能活一次,我还不想死。有部分朋友要我退出原始学院,这我可以满足。我决意自即日起,退出原始学院。有部分朋友要我离开永恒星域,可以,我决意离开星域,去探索外面的世界。我一直在追求力量和公平。公平,我追不到了,那么,我会继续追求力量。大家且放心,三日之内,我会开始朝星域外面走……别了,朋友们!”

视频到此结束。

这是一段充满悲情,悲壮的视频。

许多少男少女为之流泪,他们发出呐喊,是啊,难道年轻有为成了原罪?我们为什么要让那些所谓的老前辈来对我们指手画脚?

“大家应该仔细想想,如果宗寒真的要颠覆永恒族,他为什么要退出审判院?他连混元世界这样的奇迹都能创造,他把裁决所都打败了,难道他打不败审判院的院长和长老吗?可是他在功成之后急流勇退了,他是为了给我们带来和平与公正啊!”

“支持宗寒学长留下!”

“学长千万不能走!”

“我们错了!”

各种呼声四起……

不得不说,陈扬的这招以退为进再次奏效了。

先前裁决所的视频放出来,还是有很大一部分人将信将疑的。

但陈扬的这段悲情退走视频出来后,已经有四分之三的民众开始向陈扬这边倾斜了。

一天之内,网络上最热的话题就是……留下宗寒学长!

学院里的学生们风向也转的很快,他们开始请求宗寒留下,不要退出学院,不要离开星域等等。

学生们以及网上的民众们发出联名请愿书,请求宗寒留下。

在审判院里,雷鬼和沧海岚也展开了一场谈话,地点在西岚庄园的地下茶室里。

雷鬼首先道:“你说还真是怪,烈寒与玄生的内部谈话是怎么流出来的?这种低级错误,怎么可能会犯?”

沧海岚道:“只怕与宗寒有关。”

雷鬼微微一惊,道:“他还能操控到裁决所里?”

沧海岚道:“您难道忘了,渊龙大神官已经为他所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