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这墨家,她是能踩就要踩几脚的。

当初郑家跟着墨家的时侯,她事事都要被楚月压一头。

楚月穿大红的衣服,她就只能穿玫红,楚月穿的素净了,她就只能穿的更素净。

她自从嫁进郑家,郑国良天天在她耳边跟她说,让她事事都要以楚月为先,这样郑家的日子才能越过越好。

而她每一次跟楚月一起去参加什么聚会,或者晚宴,她总是像楚月的背景板一样的。

今天,就是她报仇雪恨的一天。

果然,郑夫人这一番话一出,周围的人更加激动了,“快拿出来看看呀,是什么宝贝?”

叶萌只能让人把他们的礼物拿出来。

包装叶萌都没有换,还是在璇玑阁的包装,一个红木盒子,用一个小锁锁着。

大家一看这样古朴的盒子装着,还用锁锁起来,都很期待。

叶萌掏出钥匙,将红木盒子打开,盒子里静静的躺着一个椭圆形的镂空雕刻的球,青白的颜色,毫无光泽,看起来就像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周围围着的人大失所望。

旗袍熟女床边秀美腿

“呃,这是个什么东西啊?”

“我的天,这就是所谓的很牛逼的东西吗?”

“噗,我怀疑这根本不是从璇玑阁买的,璇玑阁有这么劣质的东西吗?”

“天哪,如果今天没有人让打开,这个礼物就这样被送给顾佬了,这墨家倒台了,不至于变得这样抠门了吧?连给顾佬买一份像样的礼物都没钱买了吗?”

“就个这,还需要用锁锁起来,真是笑掉人的大牙了,看看人家郑家买的东西,那样贵重的东西,也没见着用锁锁起来。”

……

大家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的说个不停。

郑夫人挑了挑唇,冷笑道:“大家就不要说这样的话了,墨家现在什么情况,大家心里该是清楚的,能拿出这个东西,实属不易了,怎么说,也是十万块钱买来的不是。”

郑夫人故意将‘十万块’咬的很重,与他们的536万相比较,那可真是云泥之别呢。

果然,她这句话一出,众人纷纷发出啧啧之声,“唉,墨家现在居然都变成这样的了吗?居然只能送十万块钱的礼了。”

顾佬却盯着这个球看了半天,然后还凑到跟前闻了闻,这上面散发着淡淡的药香。

顾佬一脸惊喜的道:“这个,这个莫不是骨雕?”

叶萌点了点头,“是的,璇玑阁的管事的说这东西是叫骨雕,我闻着有药香,想着,应该是有药用价值的,其实我觉得送礼贵或不贵不重要,主要是要送到您的心坎上,我之前在一本书上看过,骨雕,尤其是带着药香的骨雕很是难得,。”

顾佬点了点头,“确实是,很是难得,极为珍贵。”

大家听到顾佬的话,面面相觑。

“顾佬莫不是疯了?这东西一看就是一块破石头刻成的,材质不行,工艺也看着挺粗糙的,顾佬居然说这是好东西?”郑夫人皱着眉头说道:“顾佬,您心里向着叶萌,也不能随口就来吧?”

郑国良拉了郑夫人一把,目光凶狠的瞪着郑夫人,“瞎说什么,顾佬是中医界的泰山北斗,这种有药用价值的东西,顾佬怎么会看错,今天话太多了。”

顾佬捧着装着骨雕的盒子,满脸都是笑,将那骨雕拿在灯光下看了一下,“不错,真的很不错,天然的,估计有上百年的历史了。”

有些人不知道骨雕为何物,旁边一个老者开口解释,“这骨雕是一种动物的骨头做成的,这骨头常年在外风吹雨淋,风化了的,就像大家常说的化石,不过又与化石不同,化石的年份更长一些,而这些年份没有那么长,但是它却是在特殊环境里存在的,比如说,动物死在药田里,或是野外长有草药的地方,骨头经过风化,日积月累吸收了药性而成的东西,被人们捡起来雕刻,就叫骨雕了。”

大家这才明白这是个什么玩意儿,不知道谁突然说了一句,“那这么说,这个东西岂不是很难得?”

“对,就是很难得,有价无市。”老者开口,“这东西药用价值极高,我刚才闻了一下这气味,这骨雕怕是有镇痛安神的作用,单单放在那里闻着,都能让人心平气和,延年益寿的。”

众人一阵唏嘘,“哇,这么高级的东西啊。”

“唉,瘦死的骆驼到底是比马大呀,人家墨家就算再怎么样,拿出手的东西依然是我们求之不得的。”

听着这些人墙头草一样的话,叶萌不禁想吐,这就是所谓的上流社会的人吗?

真让人恶心。

她从前就一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吗?

她的目光又落在那个骨雕上面,听起来,这个东西还真是个好东西,不过璇玑阁的那管事儿怎么会十万块就卖给她们呢?

墨锦城看着她的模样,以为她也想要那个骨雕,毕竟,他家小媳妇儿也是中医啊。

他柔声问:“想要吗?”

叶萌眨了眨眼,点头。

顾佬一下子将那盒子藏到背后,“唉,这东西可是们送给我的,不能再要回去了。”

墨锦城低笑,“您放心,我们墨家送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要回去的。”

他这句话落下,目光朝着众宾客扫了一眼,才复又看向叶萌,轻轻的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道:“璇玑阁还有一个,这本是一对,另一个,留给。”

叶萌眨着眼睛,“咦,怎么知道璇玑阁还有一个?”

墨锦城勾了勾唇,没有回他,只是对顾佬道:“顾佬,那我们便先回去了。”

顾佬抱着那个盒子受不释手,胡乱的摆了摆手,“走吧,走吧。”

墨锦城牵着叶萌,对楚月道:“妈,我们回去了。”

楚月抱着清时转身跟上他们,留下一众宾客一脸狐疑,“刚才墨三爷那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璇玑阁是墨家的产业?”

“卧槽,不是吧?璇玑阁啊,多少奇珍异宝啊。”

“我之前听人说,就一个璇玑阁,便可顶上咱们半个华国的财富了,这要真是墨家的产业的话,那么,谁能告诉我,墨家到底是怎么没落了?”

“谁他妈的跟我说墨家现在贫穷又无助啊?人家怕是穷的就剩下钱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