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青的这一番动静,很快引起了骚动,只因为他的话语中,提到了王康。

现今,这个名字在永定伯爵府可是如雷贯耳,当然并不是好名,而是恶命!

只因他们被王康重创了太多次,损失一次比一次大。

前些日子,更是引得了山洪下泄,毁了他们百亩良田,封地之民,遭尽苦难……

而现在,王康派手下亲来,还明言是送大礼?

这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摆明没安好心吗?

看门护院快速进去禀报,很快就有人闻声出来,韩元正等年轻一辈,还有韩安等老一辈的人……

皆是围在周青身边。

“咦,元熙回来?”

人们顿时眼睛一亮,他们都知道,韩元熙最近在执行特殊任务,一直在外。

不过他们还不知道,事情的结果。

“元熙,那件事办的怎么样?是否功成?”韩安开口问道。

工地上的性感Besty写真图片

“元熙少爷出马,必定是大胜而归!”

“对啊,我手下的密探,皆说元熙少爷,安排得体,行事缜密,其中一些情报传递方法,很是高明!”

“元熙少爷,天纵之才,定然能为我永定伯爵府出这口恶气!”

几人也没在意身边的周青,都一言一言恭维起来……

韩元正被废除世子之位,韩元熙是最有望的继承者。

掌握兵权,对付王康也由他权主持……

而至从他冒头已来,所作所为,也让人信服,甚至是连韩元易,这样在府中都是嫌弃的人,他都能接纳。

这般容人之量,并不是谁都能有的……

也因此,他们对韩元熙,倍有信心。

而看到这一幕的韩元正,却是脸色难看,曾几何时,他也是这般,受人恭敬。

如今却是落得现在这个地步。

都是怪那个王康,一方面他希望韩元熙能够成功,给王康困扰,重创。

另一方面,他又希望,韩元熙能够失败,不然他的气势会更甚,自己将被压得更抬不起头。

这般想着,他猛然惊醒,看着周元,他去过新奉县,是见过周元的。

如果没记错,这位应该是王康的侍卫长吧?

他亲自来,带来王康的礼物?怎么看也觉得诡异。

以他跟王康,多次打交道的经验来看,这事没有这么简单,必有蹊跷……

面对周边热情相问,韩元熙却唯唯诺诺不知该如何开口?

怎么说?

说自己失败了,人都死光了?

这个口他怎么也张不开啊!

“发生了什么?”

一道沉稳声音响起,众人让路,韩瑜走了出来。

“伯爵大人,”

“父亲,”

几人恭敬行礼。

“哦,元熙回来了?”

韩瑜点头,面色和善,走了有几天,现在回来,肯定是已经有了效果。

两天前,他还收到传信说,他已经命人屠了新奉县一个村庄,并还有意制造了恐慌,扰乱民心……

现在想必,是有了更大的战果!

韩瑜也对韩元熙很有信心,将近家族五分之一的私兵,还有情报人员的配合。

这若还成不了事?那还得了?

希望能有个好的结果吧,韩瑜像是想起了什么,低叹了口气……

“父亲,我有事跟您禀报!”

韩元熙开口道,他觉得自己不能再拖了,再说这样的事情,根本就瞒不住!

而且,王康派他人来,这是做什么,送什么礼,他大约已经猜到,若真是当面揭露……

那真是……

“你的事回府再说吧,”韩瑜摆了摆手。

“可是父亲?”韩元熙却是着急了。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放心功劳我会记下!”

韩瑜说着转向了周青,沉声道:“在府内听到外面喧哗,你是王康的人吧,来此干什么?”

“对啊,这是我们永定伯爵府的封地,你们踏足这里是何居心?”

周边响起几道冷喝。

“我带我家少爷,前来送礼!”

周青面色却是没有丝毫慌张,讥讽道:“这难道就是永定伯的待客之道?”

“送礼?”

韩瑜淡淡道:“我与那竖子无半点关系交集,他来送礼?还是请回吧!”

“哈哈!”

“我猜想那王康肯定是怕了,差人前来说情!”

有一人提及,其旁边一名家族管事,也是附和道:“如此看来,也有几分道理,看着十几个大箱子,其中所放定然都是金银钱物!”

“哈哈,能有如此局面,也都是元熙少爷的功劳,”

“对啊,元熙少爷出马,才是显出我永定伯爵府真正的实力!”

“王康不过竖子尔,一个败家子而已!”

几人接连交谈,一副自傲模样。

却都没注意到,韩元熙却是已经闭上了眼睛!

完了,现在真的是没法收场了……

周青听到心中不由的冷笑,这帮人还真是天真啊!

用康少爷的话说,真是活久见的傻逼,真是贵族当惯了!

想到这里,他直接道:“这份礼也是有着缘由,云台山最近新起一支山匪,打着黑风寨的旗号……”

“哈哈,”

听到这里,几人更铎定!

这个他们当然清楚了,黑风寨山匪皆是由他们府内私兵伪装。

看来,王康是吃到苦头,疲于应付……真的是来求情了!

只有韩元正惊疑不定。

在这其中,若说谁对王康最熟悉,那自然是要数他了!

几番打交道中,王康的强势他的认知最深……

所以他可不认为,王康是能前来送礼,委屈求的人!

可能吗?

根本不可能!

而且,他隐隐发现,韩元熙似乎有些异常,若正是功成,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然而,韩元熙此番的表现,落在众人的眼中,却是暗自点头,

这是宠辱不惊啊!

要是韩元正还不得尾巴都翘天上?

于是,几人又是连番恭维起来……

而韩元熙却是待不住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要不然等事情揭露,那打脸的滋味?

“父亲,诸位……”

然而,还未等他细说,周青一挥手,大声道:“来啊,把康少爷给永定伯的礼物,抬上来!”

随着他的话音,前来的兵卒抬着木箱,摆在永定伯爵府门前!

数个大箱子,一字摆开!

“咦,怎么闻到一股血腥味?你们问到没没有?”

有一人疑惑的问道。

韩元熙当即色变,而周青却是笑着道:“诸位,这便是我家康少爷,送给你们永定伯爵府的大礼!”

“开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