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舒计算时间和路程感觉可以就说:apldo走,去吃饭,晚上咱俩去我家,明天我上班顺路还能给你送到学校可以了。aprdo

apldo啊?我不去了,我晚上回学校。aprdo林轻轻想拒绝。

云舒不听,拉起林轻轻就说:apldo走吧,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又不是没在我家睡过。aprdo

晚上10点,谢闵行在书房第n次看手机,云舒依旧没有给他打电话。

谢夫人不放心,敲门,apldo闵行,这都快10点了,小舒怎么还没有回来?aprdo

谢闵行:apldo她回娘家了,今天见了幼时的朋友,又离云端别墅进,便直接回去了。妈,你不用担心。对了,爷爷不知道小舒没回来吧?aprdo

谢夫人:apldo没有,你爷爷这次回来身体有点不太好,让他早点睡下了。这个点了,你爸也没有回来,你知道怎么回事么?aprdo

谢闵行点头:apldo去接待建材的人了。aprdo

谢夫人点头,听信了儿子的话。

退出书房关上门,才打开手机新闻界面上边赫然大字:昔日国际女神邀你锦绣城见面,配图是一身红的朱焉。

谢夫人什么都没说,关上手机回卧室,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谢闵行在书房转来转去,最后还是拨通云舒的手机,语气有些严肃:apldo在哪儿呢?aprdo

清纯美女日常家居清新美照活力十足

apldo哦,对,老公~aprdo云舒后边甜甜的老公叫的,谢闵行没出息的严肃不起来,apldo在哪儿呢这么晚?aprdo这次语气温柔很多。

自知做错事的云舒主动卖乖说:apldo老公,我今晚不回家了,我回我家了哦,轻轻和我在一起,不要担心哈。aprdo

谢闵行单声嗯,交代注意安,便挂断电话。

转身拨给云端别墅,接电话的是云父:apldo闵行,这么晚怎么了?aprdo

云父同样的没睡觉,刚从书房出来,谢闵行说:apldo爸,小舒今晚回家住,看着她别回的太晚了,两个女孩子在外边不安。aprdo

云父答应,谢闵行又说:apldo爸,别说我说的。aprdo

云父醇厚的笑声隔着电话传递到谢闵行的耳朵说:apldo行,爸不说。aprdo

云舒一进门:apldo爹妈,我回来了。aprdo

客厅云母刚被云父叫醒:apldo一会儿,你姑娘回来。aprdo云母以为云舒和谢闵行半夜吵架要回来,慌张起床,没想到云父说:apldo你姑娘是因为出去玩儿的太晚。aprdo

云母知道想打死云舒。

云舒看到父母都坐在沙发上,反应平淡,仿佛等她很久了样子。

云舒问:apldo你们看到我就不激动么?aprdo

云母问:apldo激动地想打你么?aprdo

云舒:apldo你们看到我不激动,你们看看我身后的人,看你们还认识不。aprdo

说着云舒横着跨一大步,露出林轻轻。

林轻轻有些局促:apldo叔叔,阿姨你们好。aprdo

云母还在看着林轻轻没反应回来,云父知道了叫:apldo林家闺女,轻轻,是轻轻。aprdo

云母也从沙发上站起:apldo轻轻,是,老云,是轻轻了哈哈。aprdo

林轻轻有些不好意思:apldo叔叔婶婶,我是轻轻了。aprdo

云母走上前拥抱住林轻轻:apldo孩子,这么多年没见过,婶婶抱抱你。aprdo

一句话,林轻轻泪崩,她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拥抱,这样的问候,是妈妈的感觉。

林轻轻哭,看的云舒也红了眼,云母也被传染的眼睛泪水打转。

云母拉着林轻轻坐下问这问那,关心林轻轻的生活,云家父女在一边也听着。

云舒拿起手机给谢闵行回复个:我到家了,晚安老公。

谢闵行看到消息放下手机,走出书房,却于晚归的谢先生打了个照面。

水火多不容,他俩此刻就有多不相容。

谢先生还记得上午在办公室发生的一切,谢闵行当然没有忘记。

apldo呵。aprdo谢闵行冷笑从谢先生身边穿过。

高大的肩膀,走起路来,就是行走的衣架,他眼神狠,毒,对谢先生藐视也鄙视。

谢先生火气也蹭的上来。

apldo你给我站住。aprdo

谢闵行依旧大步前走。

谢夫人出现在楼梯口,柔声说:apldo你回来了?aprdo

谢闵行听到母亲的声音,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谢夫人。

谢夫人又说:apldo闵行,你怎么还没去睡觉?aprdo

apldo妈,我现在回去睡。aprdo

谢先生看到谢夫人语气也软了。

谢夫人:apldo和建材的人应酬到现在吗?aprdo

谢先生点头,apldo两场,一场建材的,一场是和市政的。aprdo

谢闵行冷笑,apldo应酬身上还有香水?aprdo

公司里边,谢闵行从来不去应酬,除非特殊情况,一直是谢先生去应酬,谢闵行决定大小事情的投资建设决定。这是两人约好的。

两人约定的还有很多,都是为了维护这个家庭所定的条款。

云舒不在,卧室里都是冰冷的,好不容易能在大床上睡觉,因为云舒不在,觉也睡不着。

云舒和林轻轻倒是谁的很舒坦,两人夜谈到深夜,彼此的身份秘密也都有了分享,友情比小时候更加浓烈。

一大早,两人出现在餐桌上,云母就开始唠叨,一直到出门。

云舒说:apldo妈,我想自己开车去学。aprdo

云母:apldo昨天晚上睡得那么晚,你还想开车?aprdo

云舒要是听云母的话她就不叫云舒。扯走一把车钥匙,拉着林轻轻就跑。

将林轻轻送到学校,apldo你先去开门,有事儿咱俩随时联系。aprdo

林轻轻给云舒伸大拇指:apldo小舒,你开车真的棒。下次有比赛我陪你去。aprdo

云舒骄傲扬脸。

到公司刚出电梯,云舒就被那拉劫走。

apldo干啥呀干啥呀?aprdo云舒问。

apldo你家属来了。aprdo那拉说。

云舒云里雾里,apldo啥意思?aprdo

那拉:apldo你老公还有咱公司的副总裁都来了。aprdo

apldo啥?aprdo

这次的语气不是疑惑而是惊吓。

云舒一看表,apldo没迟到,那就好说了。aprdo

秦五和谢闵行都在副总裁办公室坐着。

apldo谢老大,我听说小嫂子一直不知道这公司你开的?aprdo秦五坐老板椅也不好好坐,腿翘在桌子上。

谢闵行没好气:apldo你想说?aprdo

秘书敲门说:apldo总裁,云舒到了。aprdo

秦五看着谢闵行笑着说:apldo快,让小嫂子进来。aprdo

秘书:apldo.apr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