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龙隐的情况,郭梦妮也呆住了。

其他人不了解她师父的本事,她还能不了解吗?

那真的不是浪得虚名,而是真的有非常可怕的法术本事,给出的断肠符也是非常可怕的。

她之所以能够拜入普若师太门下,郭家是花费了不少功夫的,才和普若师太联系上关系。

而这断肠符,是普若师太给郭梦妮的交代,是专门给郭梦妮防身的。

现在,这断肠符失效了?

还是说断肠符被龙隐破解了?

刚才的一切动作,大家都看在眼里,龙隐那是动都没有动一下。

即便是破解,怎么也得有动作吧?

她百思不得其解,心中非常疑惑。

因为不清楚情况,她现在已经不敢继续待下去了。

而且,用家族实力和个人实力都没有把江家压迫下来,连续失利的情况下,她也不好意思继续待下去了。

清澈大眼女生捂嘴甜笑粉红连衣裙优雅写真图片

“今天是你们重要的日子,我给你们江家考虑的时间。

你们江家最好给我考虑清楚,要是还不醒悟的话,到时候你们江家恐怕是大难临头。”

郭梦妮扔下一句场面话,和郑恩铭一起带着人转身走了。

走出枫叶酒店,郭梦妮脸色依然非常阴沉,她完想不通是怎么回事。

“梦妮,那个龙隐有古怪的。”

郑恩铭叹息道,“他是南疆的人,有一手非常可怕的蛊术。

除此之外,据说他还有风水术,一时失利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风水术?”

郭梦妮冷笑道,“风水术可破不了我的术法,肯定是我自己的问题。

要不然,师父给我的断肠符怎么可能失效?

我明白了,肯定是我生理期,自身污秽的缘故,才导致了断肠符失效。”

她实在找不到原因,只能归功于自己身上的原因了。

至于风水术,她听她师父说起过一些,也是术法里面的一种。

不过风水术重在布局,侧重点在于家宅和祖坟之上,生效是比较缓慢的。

而术法是直接作用在人的身上,效果快速,这是两个不同的门类,怎么可能破解她的断肠符?

郑恩铭心中虽然不以为然,但是,他也没有反驳,而是微笑道:“不管他怎么样,他也得意不了多久了。

我们家可是下了重金请地狱岛出手的,说不定地狱岛的地狱行者们已经来到了阳城,他活不长了。”

郭梦妮重重哼了一声,愤愤不平地说道:“要不我再添一点钱,让地狱岛的人再疯狂一点?

居然敢戏弄我,早点把他们杀光算了。”

后面的断肠符什么情况她不知道,但是,前面的过程,龙隐有戏弄之意,她是能够感觉的出来的。

所以,她现在是非常生气。

“那钱还是不要动用了吧!”

郑恩铭急忙说道,“这江家那边,现在我们暂时是动不了了。

我们还得想办法,怎么在阳城打开局面为好。”

说起这个问题,郭梦妮就沉默了。

他们今天对付江家,乃是属于奇袭,准备凭借两大家族的力量把江道济吓趴下。

可惜的是,他们挑错了时候。

现在底牌被人掀开,他们再也吓唬不了江道济。

以后再对付江道济的时候,在江道济有预防的情况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了。

怎么打开阳城的局面?

这个问题,他们要好好想想。

酒店里面,把郭梦妮和郑恩铭赶走以后,这一下再也没有人影响订婚了。

宁国远家和江道济家相互说了一番好话,双方再相互交换了礼物,宁欢欢和江少成的婚事就算是定下来了。

至于婚期,还是按照江家的要求,就选择在腊月二十五了。

本来林秀莲觉得刚订婚没多久就结婚有点快,但是,她想着女儿早点嫁入江家,然后为江家开枝散叶,坐稳江家太太的位置也是不错的,也就没有反对。

订婚结束以后,江道济一家人就离开了。

郭家和郑家已经登门了,他们得去早做准备。

等到江家的人离开以后,林秀莲终于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欣慰地拍着宁欢欢说道:“你能够嫁入江家,妈是真的放心了!”

宁欢欢笑道:“才刚订婚呢!”

“订婚了不就基本确定了嘛!”

林秀莲笑道,“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你弟弟,你要好好给我告诉他,你已经嫁入豪门了。

让他以后找女朋友的时候,也给我找个千金小姐回来。

我们家不是普通家庭,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进入家门的。”

宁欢欢没好气地说道:“妈你又来了!江家是江家,我们家是我们家,你可不要混为一谈!还有,宁轩他还不到二十岁,正在念书呢,你操心这些事情干什么?”

“我是你们的妈,我不操心谁操心?”

林秀莲哼道,“废话少说,你赶紧给我打电话给他,好好给我教育他。”

宁欢欢白了林秀莲一眼,说道:“这个时候正是伦敦的半夜,想问题能不能多考虑点?

行了,请你们来订婚的目的已经完成了,我得回医院工作去了。”

林秀莲这才想起在地球的另一半确实是半夜,紧接着听到宁欢欢要去上班,她顿时不悦地说道:“今天订婚也要去上班?

你们老板是什么人啊,编制也没有,那么操心干什么?

你都已经是江太太了,还不赶紧辞职,回家去侍候好老公?”

宁欢欢意味深长地说道:“我要什么编制行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决定,你们以后不许多嘴!”

然后,她急匆匆跑到医院去了。

现在医院正在设立项目,她这个未来的老板不赶紧回去,以后她哪里还好意思接手德林医院?

宁欢欢的举动,害得林秀莲把宁欢欢和她的老板大骂了一顿。

而另一边,订婚完毕以后,龙隐也陪着宁欣去公司转了一圈。

他现在暂时没有什么事情,因为很多事情都分派下去,得耐心等候才行。

无论是乱石岗的项目,还是给夏四月治病,甚至是其他的事情,他现在都只能等待。

“阿嚏!”

龙隐连续喷嚏不断,哼道:“肯定是谁在骂我?”

宁欣不咸不淡地说道:“也可能是某些人在想你!”

“你是说你吗?”

龙隐笑呵呵地问道。

“呵呵!”

宁欣冷笑了一声,“我发现你最近很闲,为了怕你闲出病来,要不你帮忙监督第二工厂的建设如何?

当然,你要是愿意,你去监督公司的生产也可以。”

龙隐顿时身子一垮,说道:“老婆,我身体很虚,我想要休养几天!”

他不能被宁欣的项目困住,要不然他施展不开手脚了。

宁欣冷冷地瞪龙隐一眼,狠狠地说道:“你给我回家好好呆着,哪里也不许走,我让人看着你,你要是再敢出去鬼混,我就要你好看!”

“我要上班!我要治病!我要赚钱!”

龙隐急忙说道。

宁欣无奈,只能挥手示意龙隐赶紧滚。

她能怎么办?

总不能把男人拴在身边吧?

龙隐哄骗得宁欣得到了自由,也没有立刻走开,而是陪着宁欣继续查看公司的情况。

今天,他就当是陪陪老婆了。

至于其他的事情,那都是以后再说。

刚刚才逛了没多久,南宫玉娇打了电话过来,禀报道:“少爷,你赶紧来青叶山庄一趟,有人送战书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