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远智丝毫不掩饰的道:“没错,就是吃定你了,白家许了你什么好处,让你替他卖这法宝?”

“这法宝是我,跟白家没关系。”王欢道。

旁边的人嗤笑:“别在掩饰,把法宝交给姚少检查,我们就放你走,你一个世俗中人能成为修炼者也不容易,别因为白家把自己搭进去,那就不划算了。”

“小子,话你听清楚了吗?”

姚远智冷笑道。

“明白了。”王欢眼神冷冽,上前一步,道:“你们以为我来自世俗界,以为我好欺负,以为我是白家雇佣的人,所以你们想把我手中的法宝据为己有,对吗?”

“哈哈哈,看来不傻嘛!”

姚远智啼笑皆非。

如果对方是个来历非凡的人,他还会用蓝心草跟对方交换,可眼前的王欢不过世俗界的大师,而且白家也沦为了丧家之犬。而他姚家,可是上京市隐门里十大家族之一,没有杀人越货,那就已是恩赐了。

“既然你都清楚了,还不把东西留下,然后乖乖的滚蛋!”姚远智身后的一个同伴捧腹大笑。

王欢道:“我最后问你们一遍,有没有蓝心草?”

“王师太固执了。”

白衣女郎林中娇笑极致媚人

白素绫暗自恼怒,如果是以前白家还可以跟姚家斗一斗,但白家衰落,她们不想因为一个王欢得罪姚家。

姚远智一脸白痴的看着他,这小子还真是一根筋,到了眼前这种局面,他居然还在关心蓝心草。

“小子,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的糊涂,既然你这么在意蓝心草,那我就让你死心,蓝心草在我手中,但就我就是不给你。”

姚远智挑衅的笑道。

王欢的眼神顿时一喜,没想到蓝心草居然在他手里,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小子,把东西放下,快点滚蛋。”旁边的人挥手驱赶着说。

在他们看来,王欢根本不值一提,要不是因为在交易会上杀人越货会带来一些麻烦,他们早就动手了。

“也好,我也是这句话,把蓝心草交出来,快点滚蛋。”没想到王欢也同样的语气回答。

“你!”姚远智笑容一僵。

这小子真的是白痴,看不懂眼下的局面吗?

“小子,你是在挑战我的底线。”姚远智阴恻恻的道:“要不是看在你跟藏宝山庄有过交情的份上,本少早就弄死你了。既然你不识抬举,那我就成你。”

“成我?”

王欢冷笑一声:“还藏宝山庄交情?我跟藏宝山庄可没什么交情,就凭你们这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也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看在蓝心草的份上,等会我就饶你们一命。”

“你找死!”

姚远智气的火冒三丈:“我抢你的法宝,你倒是好,还把主意打在我蓝心草身上,胆子够大的啊!”

他说完,猛地出手,单手变成爪状。

在他手爪上,真气覆盖在指甲上,忽然变长,上面寒光闪闪,仿佛把空气都划破一样。

这招鹰爪功,姚远智早已炼的炉火纯青。

“小子,这是我姚家的鹰爪功,只要你能接了本少这一爪不死,本少便饶了你的性命。”

王欢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也不躲闪,好奇的问道:“你既然知道我的来历,相必你们藏宝山庄的管事也该交代过你,不要惹我吧。”

“嗯?”

姚远智一愣,动作微微停顿,随后不屑的道:“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管事,是姚家最低价的下人,又怎么会知道姚家的厉害。”

他冷笑道:“他是有提醒过本少不要招惹你,可那是他的眼界不高,不知道隐门跟世俗界的差距。”

“是吗?”

王欢笑了笑,然后主动上前,道:“看来你误会你家下人的意思了。”

姚远智还没在思索这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发现对方已不知不觉的到了他的面前,正一脸轻笑的看着自己。

“你唬我!”

姚远智看到王欢不知不觉靠近,还以为王欢在跟他玩什么心理战术,旋即怒吼一声。

“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

他鹰爪功法向前展开,真气凝聚,在指尖像刀锋一样锋利,向着王欢的脖子抓去。

这一手很歹毒,一旦中招,那便会取人性命。

而其他人也不甘示弱,纷纷施展杀招,四个方向,朝着王欢扑来,完堵死了王欢的退离之路。

白林根的脸色微变,低声道:“姚家这几个小辈还真是厉害,突然发起攻击,就是一般的真元境高手,猝不及防,恐怕也要吃大亏。”

听到爷爷的话,白素绫的粉拳不由握紧了几分。

在她眼中,王欢虽然是真元境强者,但毕竟是世俗中人,无论是功法,还是战斗经验,都不可能是姚家这几人的对手。

“爷爷,我们出手吧,再不出手,就来不及了。”白素绫着急道。

白林根叹息一声:“除非你那未婚夫在此,才能够镇得住姚家,不然我一出手,那就是得罪姚家,你我二人再无容身之地。”

白素绫听到这里,眼神黯淡。

她很清楚自家爷爷的性子,小心谨慎,特别是白家被灭后,胆也被吓破了,这要是在跟王欢相遇时,见到王欢稍微表现出一点实力的时候就自降身份,称对方前辈。

看着四周扑过来的几人,王欢不屑的摇了摇头,身躯突然一震,在他周围真元外放,手掌上浮现出一层蓝光。

“奔雷掌!”

王欢轻轻的吐出三个字。

一掌拍在姚远智的手爪上,顿时他手上的真气溃散,整条手臂好像被几万伏的电击过一样,浑身麻痹。

“怎么可能?”姚远智惊叫一声。

而这个时候,其他人的攻击也已上来,王欢摇了摇头,身上真元向前砰的一声震出去。

四周的人脸色突然大变,砰砰砰几个响声,直接将他们震的气血沸腾,倒飞出去。

“真元境!”

姚家的几个人倒在地上,浑身焦黑抽搐,嘴里吐血,脸上还带着骇然之色。

姚远智的脸唰的变的一阵苍白,半点无法动弹。

王欢走到他的面前道:“现在,还想要我手里的法宝吗?”

姚远智心里又气又怒,天天打雁,今天算是被雁啄瞎了眼,自己居然要强抢一位真元境高手的东西。

这特么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上京市世俗界,什么时候冒出这样一个妖孽来?

他也知道这个亏他吃定了,作为姚家的少爷,自然明白能屈能伸的道理,从怀里把一个三寸长的盒子拿出来。

“算我倒霉,瞎了眼了,这是你要的蓝心草,这个亏我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