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也住进了那家旅店里。

旅店的条件还不错,陈扬入住的房间里干净而雅致。

住进来后,陈扬本来是想找个机会和那红衣少女偶遇,然后在就神魄丹的事情来交易。他不会去平白无故的送,平白无故的送也会让人怀疑。

不巧的是,那红衣少女进了房间后就再没出来。

陈扬无奈,只得前去敲门。

在走廊尽头处,陈扬敲开了红衣少女的门。

那红衣少女打开门便看清楚了陈扬,她显然是不认识陈扬,于是眼中出现警惕之色,道:“你是……”

陈扬微微一笑,道:“我在黑水市场里看到你和那奸商的争吵了,你是在找神魄丹对吧?”

红衣少女面色一喜,随后眼中警惕之色更浓,道:“你别跟我说你也有神魄丹?”

陈扬笑道:“真巧,的确是有。你可以先拿去服用验证,确定有效之后再给我相应的宙力丹,好吧?”

他说话的同时就拿出了一个小瓷瓶。

那小瓷瓶里就装了一枚神魄丹。

乘着气球蓝白衣服纯净少女图片

红衣少女迟疑一瞬,还是接过了小瓷瓶。

她让开了身子,道:“进来说话。”

陈扬点头。

进了屋子之后,红衣少女就关上了房门。

陈扬看见那叫囡囡的小女孩正半躺在床上看书,她见到陈扬,眼中闪过疑惑之色。

陈扬对这小女孩有莫名的好感,当下笑容可掬的对小女孩道:“囡囡,在看什么书呢?”

囡囡微微一怔,然后将书合上,把封面亮给了陈扬。

那封面上写着四个字,宙力缠论!

陈扬点点头,又道:“你身体好些了吧?”

囡囡也点点头,说道:“好多了,您是?”

陈扬一笑,道:“我有神魄丹。”

这时候,红衣少女也走了过来,她将那丹药取了出来,仔细辩证,最后确认无误。

接着,她就让囡囡服下了。

囡囡对红衣少女信任至极,张嘴就服下了那枚神魄丹。

神魄丹入喉之后,囡囡盘膝而坐。

红衣少女紧张的看着囡囡。

陈扬在一旁也不出声。

囡囡的脸色红润起来,显然,神魄丹开始在起作用。

许久许久之后,囡囡终于收了功,她的气色也越发的好了。

她睁开了眼睛,那乌黑的眸子里满是欢喜:“桃红姐姐,我好了。”说话的同时,跳下了床,拉着红衣少女欢快的转起圈来。

红衣少女也是喜极而泣,接着一把抱起了囡囡,不停的说道:“太好了,太好了。”

陈扬在旁也是由衷的为她们感到高兴。

等这两人欢喜宣泄完毕之后,他才干咳了两声。

红衣少女和囡囡立刻意识到了陈扬还在,两女停了下来。

此时,她们对陈扬已经满是感激。

“大哥请坐。”

陈扬就坐。

红衣少女和囡囡也坐在了陈扬对面。

红衣少女道:“还未请教大哥姓名呢?”

陈扬一笑,道:“我们只是萍水相逢,所以姓名就不必留了。”

红衣少女一怔,她接着顾左右而言他,道:“囡囡从小就身体不好,体魄之中缺了一丝精气神,任何药石都是无效。后来我才打听到,她需要神魄丹才能治好。于是我在星际之间到处寻找神魄丹,真是可恶,昨儿个我还被骗了……今日幸好遇到大哥你,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呢。”

陈扬脸色古怪,道:“你该不会是没有报酬给我了吧?”

红衣少女的脸蛋立刻就红了,道:“我这里只有一百万宙力丹了,如果大哥你不嫌弃……”

陈扬板起了脸,生气的道:“你这个玩笑可开的真不小。”

囡囡眼眶一红,道:“大哥哥,我的丹药被人骗走了。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要骗你的。我们给你写下欠条,日后再还您,您看可以吗?”

陈扬对囡囡是真的狠不下心来,他说道:“我起初是听你这桃红姐姐说还有钱和丹药可以买,我才放心来交易的。我这神魄丹可是非常珍贵的,总不能……你们被骗了……我好心好意过来就也要被你们骗吧?”

囡囡急的掉泪,一个劲的跟陈扬说对不起。

那红衣少女见不得囡囡落泪,她向陈扬沉声道:“你说一个地址,到时候你要多少丹药,我双倍给你送过来。你看这样行吧?我们真是没别的办法。”

陈扬叹了口气,道:“算了算了,算我倒霉!那你要跟我立个血契。”

红衣少女一口答应。

接着,双方商量好丹药数量。

之后,她就立了血契,道:“我,小桃红,今欠苦寒丹药二十亿,一年之内再到黑水市场附近的薄荷旅店归还。若不按时归还,当教我暴毙而亡!但若我到了此处,寻不着苦寒,便算对方主动放弃!此血契,天人共鉴!”

陈扬拿了血契,然后道:“好!”接而又一笑,道:“原来你叫小桃红,是姓小吗?这个姓还蛮特别的。”

小桃红还没说话,囡囡在旁格格一笑,道:“因为她还有个姐姐,叫做大桃红呢。”

陈扬哈哈一笑,道:“你们家起名字都还蛮随意的。”

小桃红脸蛋绯红,心中有些着恼,但又不好表现出来。因为不管怎么说,眼前的这个人都算是帮了自己的大忙。

陈扬笑完之后,便对囡囡说道:“小妹妹,那我就要走咯,以后要开开心心的,知道吗?”

囡囡重重点头,道:“嗯嗯,谢谢大哥哥!”

陈扬起身,朝外走去。

小桃红和囡囡将陈扬送出了房门。

陈扬挥挥手,然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进房间后没多久,敲门声起。

陈扬知道是囡囡过来了……

他打开门。

囡囡双手端了一盘糕点,朝陈扬稚声稚气道:“大哥哥,这是我们家乡的一点特色小吃,你尝尝吧。”

陈扬道:“哇,这糕点看着就很好吃的样子,万一我吃了之后,以后还想吃,这可怎么办啊?”

囡囡道:“那你就到我的家乡来找我呀,你每天都可以吃到的。”

陈扬将囡囡让了进来,并接过了她手中的糕点,顺手就抓了一块,送入嘴中。

“哇,真的是很好吃。完了完了……以后我会经常想念这糕点的。”

囡囡见陈扬这般喜欢,顿时就是喜上眉梢。

“大哥哥,那你就多吃一点哦。我哪儿还有,我待会再去给你多拿一些过来。”

陈扬笑道:“对了,你家乡是在哪儿啊,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糕点?”

实际上,他并不喜欢吃这种甜腻腻的糕点。

他纯粹是想讨囡囡欢喜而已。

囡囡自然而然的说道:“我的家乡就是……”

正欲脱口而出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禁嘴。她接而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对不起,大哥哥,家人交代我,不能跟外人说家乡的。”

陈扬怔住。

他忽然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有什么家乡是不能说的?

他不愿意深思下去,马上道:“没事没事。”

囡囡觉得自己好像是闯祸了,她本是神采飞扬,十分开心的,此刻却是耷拉下了眉头,闷闷的道:“大哥哥,我先走啦,你要是还想吃,就去找我要。”

陈扬点点头,说道:“好!”

囡囡便出了房间,出房间的时候顺手带上了门。

“家乡不能说?有什么地方是不能说的?”陈扬陷入了思考:“荒原不能说,但她们绝不是荒原的。通缉犯的家乡也是可以说的,因为通缉犯有罪是其本身,其家乡是无罪的。还有一个地方不能说……无忧教!”

“什么?”在走廊尽头的房间里,小桃红听到了囡囡的话,顿时大吃一惊:“你说家乡不能说?”

“嗯!”囡囡有些害怕的看向小桃红。

小桃红脸色急剧变化,她思来想去,焦虑到了极点,之后就说道:“你立刻到我储物手环里来,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怎么了?桃红姐姐,你觉得大哥哥能猜出来?”囡囡道。

“有什么家乡是不能说的,这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小桃红道。

囡囡道:“可是,我觉得大哥哥是好人啊!”

“知人知面不知心!”小桃红道:“不管他是不是好人,我们都必须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囡囡见她如此,当下也就不再坚持,乖巧的入了储物手环之中。

随后,小桃红离开。

陈扬也就感觉到小桃红已经离开……

他便知道,自己所猜是**不离十了。

顿时,心绪难宁。

他不想去多想,但囡囡的笑容和纯真在他心里已经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他担心她们会出事。

“应该不会有事的。”陈扬暗道。

“算了,为她们算一卦吧!”

陈扬思来想去,总是放不下心。

于是就拿了灵木罗盘出来。

小桃红的生辰八字都已经印在了血契里,所以陈扬还是可以算到的。

一算之下,大凶!

陈扬心头猛跳,当下收了灵木罗盘,便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她们居然是无忧教的人,在永恒星域里,和无忧教勾结乃是重罪!”

“这等闲事,还是不管为妙!”

“可是……我的囡囡已经不在了。眼前的囡囡,我却要眼睁睁看着她死吗?”

陈扬最后一咬牙,决定去看看究竟。

他根据灵木罗盘以及小桃红留下的血契进行气息追踪,片刻之后,便找到了小桃红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