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拿起看是谢闵慎,他走出屋子接通。“喂,这么晚给我打电话?”

谢闵慎刚从医院回家,他到了紫荆山地界,车速慢慢的开着他想起白日里杨悦的话,忍不住叮嘱,“二哥,和麦穗别在我家轻轻面前提起若冰啊,轻轻最近很敏感。若冰是我南国的学妹,有那么点交情,我们的老师都是现今南国的先生,而且她父母都给我打了电话,托我好好照顾若冰一年,我不好把她赶走。”

杨悦理解谢闵慎的难处,林轻轻也理解。

“这要是搁平常,我肯定早把人送别的地方了。”

杨悦:“放心吧,我们没那么闲。不过在医院和异性离远一点。”

“我还不远啊二哥,我那周围都是男的,就怕我媳妇儿闷着不高兴。”

“离那个若冰远点,她姓若?”

谢闵慎道:“不是,姓南。”

“她是南国的皇室?”

谢闵慎:“算是比较偏了,她曾爷爷是曾经的南国国王,爷爷现在算是亲王,也算是皇室,低位不是很高,但面子得给。”

杨悦嗯了声,“自己掂量点,轻轻一个人在家带俩孩子不容易,别做让她伤心的事情。”

“我媳妇儿,我肯定心疼。”

宅男清纯少女张嘉庭户外写真套图

挂了电话,谢闵慎推开家门,客厅的沙发上躺着林轻轻,在等他回家。

谢闵慎换了鞋子走到沙发处,半蹲下。

林轻轻睡不安稳,她察觉有人来了,睁开眼是她丈夫。

“今天又回来的这么晚。”

谢闵慎坐在一边的沙发上,茶几上还放着为他接到热水,他试了试温度已经温了。

谢闵慎端起来几口喝了小半杯。

“轻轻以后我下班回家晚,就不要等我。”谢闵慎心疼妻子。

林轻轻活动了一下脖子,她说:“不回来我一个人睡不安稳。”

谢闵慎脱掉外套放在沙发上,他走到林轻轻的后背,对着她的脖颈按摩,“还难受么?”

林轻轻摇头,“快去洗洗睡吧,十点多了。”

谢闵慎拉着林轻轻的手,“和我一起?”

“不要,这些天太累了,别想那种事儿,去洗洗赶紧睡。”

林轻轻在他去洗澡的空闲,拿起沙发上他刚脱下的衣服挂在衣架上,又去了儿童房调整了孩子的睡姿,她才回到卧室睡觉。

谢闵慎躺上去时,林轻轻自动移到他怀中。

谢闵慎搂着林轻轻亲了她的额头,“轻轻,我看到就忍不住。”

林轻轻指了指屋外说:“忍不住就自己去睡客房。”

谢闵慎趴在林轻轻的身上使劲儿的亲了几口,“解解相思苦。”

“快睡觉,每天都见面有什么相思苦。我明天跟着小舒去公司转转,就不给送饭了。”

“好。”谢闵慎又吻了林轻轻一口。

翌日,云舒家的车开到了东山接林轻轻。

家里还有两个女儿,她们习惯了跟林轻轻,妈妈去哪儿她们去哪儿。

刚巧,车里还有弟弟,俩娃娃非要上车。

林轻轻:“车坐不下了,妈妈去公司一会儿就回来,们在家,听佣人的话。”

酒儿:“我不听,我就听我妈妈的话。”

雨滴蹦着要看车里的弟弟。

云舒抱着星慕下车,她蹲下身子让雨滴和酒儿看老二儿子。

谢闵慎也要出门,他说:“我送们去。”

“不忙么?”林轻轻问。

谢闵慎:“与有关,我都有时间。”

谢闵慎开车出来,他打开车门对女儿们做了个赶猪的收拾,说;“赶紧上车,妈坐副驾驶,们自动后边爬。”

雨滴软软道:“爸爸,我想和弟弟坐一辆车。”

酒儿也赶紧:“我也想和弟弟一起。”

云舒喜欢热闹,她对谢闵慎和林轻轻商量:“那就让雨滴和酒儿跟着我和闵行一起去,顺便让俩孩子认认学校门,下半年就要去念书了,混个脸熟。”

云舒打开后车座,让两个孩子一起进去,她把车门反锁,叮嘱长溯,“是做哥哥的,保护妹妹不能开车门。”

“知道啦妈妈。”谢公子出门的时候,谢闵行为他书包里塞了一瓶果汁,补充维C。

小家伙正在喝,见到妹妹们,他热情的分享,“哥哥喂们喝。”

雨滴和酒儿一人一口。

后来酒儿不想喝,觉得酸掉牙,雨滴却很喜欢。

谢公子便大方的把爸爸给他的果汁全部给了雨滴妹妹,“喝完,我爸爸还会榨汁。”

谢闵行看老大儿子竟然学会了分享,他大方的表扬了儿子。

云星慕在妈妈的怀中,打了个哈欠,人懒懒的窝在云舒臂弯。

谢闵行开车,身旁是妻子,后座是儿子和侄女儿。

他伸手捏捏一边的老二儿子,对妻子说:“小舒把她放起来,让她看看外边的道路。长溯和他一样的年纪,我记得对什么都是好奇的,整天像个小老爷就爱出门遛弯,看风景,睡醒起来逗鸟儿,星慕怎么不爱动弹。”

云舒额头和儿子的相抵,她噘起嘴巴趴在他的脸上吧唧一口,“儿砸,咋这么不好玩儿呢。”

云星慕无动于衷。

云舒上手揉他,“和妈妈对视嘛,妈妈多美了,妈妈可爱不,妈妈是爸爸的梦中情人,快看看我呀。”

云公子瞥了眼自的云舒,打了个哈欠,转脸还是看爸爸开车来的舒服。

云舒冲谢闵行撒娇;“老公~儿子忽视我。”

谢闵行:“乖,老公不忽视。”

“嗯,老公亲亲。”云舒趴在丈夫的脸上也送了个香吻。

后座的酒儿大惊小怪的指着娘娘和大伯对姐姐说,“娘娘么么脸了,好羞羞姐姐。”

从她上次偷亲陈季夜后,谢闵慎回家教育了俩孩子一番,之后他和林轻轻在家挡着俩孩子的面很少亲亲,加之,林轻轻又是个脸皮薄的,她从不会挡着别人的面和丈夫亲吻。

云舒家就不一样了,口中总是说着教育,不能对着孩子们亲亲,可谢长溯已经习惯了爹妈的相处模式。

甚至,他也有些同化了。

谢闵行做好吃的,母子俩馋猫基因讨好的抱着谢闵行的脸亲亲。

谢总总是夹在妻子和儿子的爱意中恣意快活。

云舒对酒儿说:“娘娘亲的是娘娘的老公。”

“哦~那小哥哥是我老公。”

谢闵行开着车,他对后座的小侄女说:“酒儿,以后别和四叔家来往,他家都不是啥好人。”

云舒冲丈夫嘟囔,“说这些话,酒儿能听懂是咋。”

谢闵行通过后视镜看了眼后座的小孩子们,“咱没女儿,我这突然不会教育了。”

如果是男孩子,谢总一贯认证:好养活。

弟弟家的是女儿,得精娇的养活。

谢闵行打心底气陈家的小子,他常说:“咱家只有雨滴和酒儿两个女孩子,得防着陈家的狼崽子。谁都配不上雨滴和酒儿。”

云舒揭短:“那是防人家还是人家防咱。”

就酒儿的花痴,呵呵了,认识她的人谁不知道。

车子使出紫荆山地界,云舒抱起懒懒的小儿子,让他站起来看窗外的风景。云舒的手在下边护着孩子的身体,给他力气让他安全。

车子快到学校,云舒提前提醒谢公子,“长溯,书包拿着没有?”

谢公子取出他清新绿色的小书包,背带拿在手心说:“拿着了妈妈。”

云舒:“好,一会儿爸送去进学校,妈妈抱着弟弟在车上看着妹妹们就不下去了。今天中午好好吃饭,嫌学校的饭不好吃那就吃爱吃的,书包里有奶奶做的饼干,饿了也可以吃,晚上妈妈或者奶奶来接。”